www.jun444.com 歼-20照片泄密损失超800亿美元,何来此重罪?

 更新时间:2020-01-11 16:27:52

www.jun444.com 歼-20照片泄密损失超800亿美元,何来此重罪?

www.jun444.com,【之间网军事出品】一夜间,多家网站转载某网文称一个军事爱好者用手机拍下一张正在试验中的中国歼-20隐身战斗机照片发到互联网上,这一举动为美国情报部门提供了一个投入800亿美元也没有搞到的军事机密。网友被这条新闻争论不休,有说泄密该死应该枪毙,有人觉得文章夸大其词。之间网军事就网上披露信息进行一一梳理,并结合以往专家观点对军迷泄密事件进行探讨。

首先可以说尽管该文内容没有介绍这800亿美元的出处,(原文:军迷拍歼20泄密 随手一拍胜过美国800亿的情报业)论证的都是微信朋友圈的漏洞,但保密问题的确是摆在每个人面前的现实问题,泄与不泄之间,也暗藏着很多逻辑学上的悖论。

一、价值800亿美元的泄密案件略显夸大其辞

如果真如该网文所称造成了800亿美元的泄密,那么这宗惊天泄密案可谓罪大恶极,国家安全部门、公安刑侦部门都应全力侦破此案,将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绳之以法,且涉案金额如此巨大,必成公安部督办大案,法院宣判时死刑立即执行都不为过。然而该网文通篇不提犯罪嫌疑人,却拿出微信朋友圈说事,这种文风称之为避重就轻略显客气,应该说成是文不对题。因此可以下第一个结论:保守国家机密固然重要,但是如此夸大其辞语焉不详实在有悖于依法治国的精神,不仅无法给广大军迷以警示,自己反落下了标题党的骂名。

二、涉军信息发布权或应给出法律定位

军事爱好者固然无权发布在研新型武器装备图片,这种情况在30年前的纸媒时代根本不会发生,但是在互联网+时代,关于发表权的法理问题就凸显出来。当前,越来越多的人在网络上有了发表言论的空间,某些人的“发表欲”也会因此膨胀,这就呼唤与时代相适应的宣传管理模式。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互联网监管还几近空白,面对互联网的海量信息,如果还是在纸媒管理水平上修修补补,那么就永远无法实现管控目标,必须进行颠覆性的变革,从技术、伦理、法律等多种维度明确涉军信息的发布权归属问题,哪些机构、哪些人有资格发布,所发布信息的详细程度,作战对手的利用价值,等等都需要有严重的法理依据,给泄密以严格的定义,让军事爱好者有章可循。试想,连小小的随地吐痰都有法律条文做出规定,涉军信息发布这么大的机密事项还没有详细写入法律,岂不可笑?

三、合理确定秘密等级防止草木皆兵

如果说军事爱好者的照片发布造成了800亿的泄密,那么报道这一泄密事件的文章本身还配上歼-20的资料图片,也许有人会问:这张图片泄密数额是多少呢?80亿?8亿?抑或是8块钱,我们不得而知,但是稍加分析我们就会明白下面的道理。对于一款在研的战斗机,一名军事爱好者拍摄的照片,其传播程度似乎无法超越官媒发布的视频新闻,类似的图像信息,只因发布者不同,就造成了红与黑的极端差异,一个成了万人喊打的告密者,一个成了站在道德高地上声讨的正义化身。这其中放下“老子天生比你多二斤保密艺术修养”的优越感不说,单是官方媒体都已经在电视报纸上公开过的图像信息,那么与其相关的诸如外形、涂装、编号等要素就应该算做“已解密”,就应该告知众多“军事爱好者”,把宣传报道中歌颂研发成就的篇幅用于公布已解密范围。这个尺度由官方负责把控,成绩不说跑不了,解密范围不说别人不知道!况且官方当初报道这些高新武器装备,不就是为了振奋民心,扬我国威吗?有了这种科学的保密态度,在此之后出现的相关图片,军事爱好者就不必再分担泄密的风险,武器研发这类大事平常百姓也就可以继续关注。

总之,在信息化时代看待保密问题,应该告别宏观的、粗犷的、主观的判断方式,多一些具体的、细化的、客观的标准尺度,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去处理国家安全的大事小情,而不是动辄扣上800亿美元的大帽子。

推荐阅读:

新华网:陈虎点兵:“军迷”的社会意义

近年来,在社会上出现了一个特殊的人群,其特征可以用四个字来描述,就是“酷爱军事”。也正因如此,这个人群被大家称为“军迷”。实际上军迷很早就有,那时大家更多的是把他们称为“军事爱好者”。那时的军事爱好者主要是以个体或小集体的方式出现,因为没有网络平台所以他们之间很难建立起更大范围的联系。同时他们也很难把自身的影响力体现到社会生活中。随着网络平台的出现和网络技术的发展,特别是网络上军事论坛的出现,给军事爱好者们提供了一个崭新的平台。他们在这个平台上相互联络、相互沟通,发布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观点。并且所发布出的内容开始对社会产生一种影响力。时至今日,军迷的社会影响力已经不仅局限于网络平台。在纸媒、电视、广播等媒介,我们都可以看到听到来自军迷的声音。

“军迷”这个集体中的最高级人群,常被大家称为“军事发烧友”。发烧友当中还有更细的分类,例如“兵器发烧友”、“军事发烧友”等等。这些人群由于对军事领域的酷爱,使得他们往往可以积累相当雄厚的资讯和知识。有的人对军事领域的一些问题研究往往超过了以军事为职业的从业人员。

但这些年来,大家对“军迷”这个群体的认识,尤其是正面的认识并不多。近些年经常被大家称之为“网泄”的事件就总是和军迷联系起来。社会上也有一些人认为这些军迷虽然酷爱军事,但总让人感觉有点不务正业。因为绝大多数的军迷有着自己的工作领域,并不是以与军事相关为职业。怎样认识军迷人群,军迷的存在具备何种社会意义?这个问题应当加以关注和研究。

可以肯定的是,军迷实际在通过各种媒介向社会传播着有关军事和国防知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实际在完成着国防教育、国防知识的传播工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是建筑在一个雄厚的社会基础之上。如果整个社会都不去关注国防,不去关注军队建设的话,这个国家的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土之木。

从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角度来说,我们需要更加雄厚的民众基础和社会基础。而军迷所做的传播国防和军事知识,客观上是在植厚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社会土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们是一种义务的国防教育和国防知识的传播者。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随着一个国家的开放程度、民主化程度的不断提高,国民对于国家的建设有关注和监督的权利。然而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方面的问题并不是所有的国民都会去关注它,监督它。往往是那些对某一个领域特别关心、特别关注、比较感兴趣的一群人在关注着某一特定领域。这群人实际上对这个领域的关注,甚至监督,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代表着国民对这方面的关注和监督。同样一个国家的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也需要全民的关注和监督。军迷实际上也代表着广大民众去关注和监督着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他们对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所发出的种种声音和看法,随着网络平台和其它媒体平台的不断传播形成了一种社会影响力,而这种影响力实际上也是对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所产生的一种正面效应。进而把社会关于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正能量发挥到了极致。

说到军迷的另一个层面,大家经常联想到所谓的网络泄密以及军迷在网上发布的一些信息,甚至有人认为网络泄密的根源就是军迷的一些不当行为和举动。这个问题应该换一个角度去看待它。比如国外公司在开发大型软件的时候,其中有一个环节,是当软件开发出之后,公司会专门找一些黑客去尝试攻击软件以找出它的漏洞,并根据黑客找出的漏洞加以改善,使软件最终变得更加稳定和完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军迷产生的所谓“网泄”现象,实际上是对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保密措施和保密制度在客观上起到的一种检验效果。

从保密链条这个角度来说,单纯的军迷属于下游人员。真正解决所谓的“网泄”问题,从下游解决并不能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必须要从制度和措施的上游做起,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反过来说,军迷在网上产生的“网泄”现象却可以成为检验保密措施和保密制度是否有效、是否严格的一个试金石。

军迷产生的社会意义还远远不止这些。过去很长时间社会对这个人群的关注度不够,社会更没有充分考虑如何使他们的社会正能量得以发挥。时至今日,随着媒介技术特别是网络平台的快速发展,使得社会各界到了去关注军迷人群,思考军迷人群,让他们的社会正能量得以最大限度扩张的时候。

要使军迷的正能量得以最大限度发挥,应当给他们建立起和相关机构、相关领域、相关部门的一种交流沟通机制和平台,并正确加以引导。

相关阅读